见智精选 | 繁重的监管正让金融业卡特尔化……

这里有一个抛补利率平价的例子:想像一下无风险的两种一年期投资。方案1:购买一年期美元计价CD。选项2:购买欧元,购买一年期欧元计价CD,并买入远期合约,在一年后以预定汇率兑换欧元为美元。两种选项都是几乎无风险的,因此,他们应该通过套利定价为相同的回报率。如果欧元利率高于美元利率,那么欧元的远期价格应该更低,并抵消明显更高的套利回报。如果存在套利空间,那么银行可以在美国借款进行套利,到期后偿还美国借款并获得绝对的套利收益。

抛补利率平价在危机期间分崩离析,因为套利的前提是……你必须借到一笔美元……而在危机时期你想借到美元?祝你好运!对于做多型投资者而言,利用自己的过剩现金投资海外并对冲汇率风险获取半个百分点不到的收益实在太“荒谬”。 令人生疑的是,抛补利率平价在危机以后仍未恢复。如下图: 研究者认为,这是一些机构以及法规原因所致,银行受到资本和流动性要求的限制,虽然套利交易可能是无风险的,但你需要受监管约束的“资本”去做套利。

下图也十分有趣: 事实证明,欧洲银行只需要对季末交易头寸准备资本。美国银行需要对整个季度头寸的平均水平准备资本。因此,在季度末前一周,欧洲银行不会在一周期限内下注。从图中可看到,在季度结束前的一周(上图红线),抛补利率平价偏离水平迅速放大。在季度结束前的一个月,一个月的抛补利率平价偏离水平亦放大。(这在财务上被称为“资产负债表粉饰”,使你的资产负债表在季度末显示一天的“快照”)如果这让你对银行监管机构的技术能力有很大的信心,你就大错特错了。

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银行在这几年将纯粹的套利机会留在那儿无动于衷。难道MM定律不符合现实吗?虽然存在代理成本,额外的权益成本也更高。但这可是一个无风险套利的机会!这意味着无限的夏普比率!这意味着只要权益成本不是无限高的,你都应该发行股票,留存部分收益,而不是去分红或冲抵资本。银行应该去做抛补利率平价的套利交易。

在研讨会上,我曾围绕“债务积压”问题进行过讨论如果银行发行股票,并且有利可图,这最终只会使债券持有人受益。

问题还不这么简单,在这个套利机会面前,对冲基金在哪里?新的银行在哪里?如果一个套利机会如此赤裸裸得存在着,设立新的基金或银行,进行100%的权益融资(没有债务积压),并赶紧去套利。是的,对于这个套利市场而言,仅有“大而不能倒”的银行可以轻易进入​​,但这就是为什么对冲基金没有冲入这个市场空间的原因吗?为什么不设立一个新的货币市场基金,通过在这个市场内套利来获得更大的回报呢?哎呀,这里也有监管障碍(2a-7),因为即使是无风险套利的基金也不能再承诺有无风险的回报。

监管让行业卡特尔化!排挤了那些新的进入者!

  • 见智精选 | 繁重的监管正让金融业卡特尔化……已关闭评论
  • 1,537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20日  所属分类:国际资讯